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李增新 > 麦道夫下的三个套儿

麦道夫下的三个套儿

3月12日,麦道夫认了罪,带了拷子进了班房。这位70岁的老同志卷了美国人民500亿美元,得此下场罪有应得。

麦老一共下了三个套儿。第一个,给投资者的。很多人都在问,钱哪去了?我倒想说,别指望了,除了供麦老一家挥霍的,都给老客户赎回用了,要不怎么是“庞氏骗局”?

第二个,给自己下的。“我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,今天认了罪,我倒感到解脱,”他说。——这句话,我觉得是真的。

我相信,直到事发,很多人不能容忍对麦老的质疑,他们会说:“知不知道什么是神?神以前也是人,不过他做了人做不到的事后来就成了神!”(《头文字D》)

“庞氏骗局”的关键,就是要保证流入的资金总是大于流出的。“永远”这事儿不太靠谱儿,可在麦道夫的有生之年看来也挺难:金融危机来了,股票成废纸了,房子倒不出手了,工作丢了还得病了,处处都得用钱啊!取点麦道夫基金里边的吧……

“90年代,经济不景气,但客户对我有很高期望,我就感到要不惜一切代价达到他们的期望。”麦道夫说。于是乎,一发不可收拾。——这些话,我不太信。

但是,假如,假如我们当真,这就有点像张大民了。我记得电视剧里的那个胖子丢了饭碗回家不敢跟老婆说,还撒谎说自己升了职加了薪,然后天天推着自行车到公园里面睡觉,最后还是漏了兜。

我是想说,说谎容易吗?说一个谎都得用无数个来补,几十年如一日地说,这得背多少东西啊?麦道夫虽然做了人做不了的事,但如果还不是神,估计睡眠不太好。

“我开始以为能很快结束,后来变得越来越难,直到不可能。”麦道夫说。——这个我信后半句。

从小我们就听“等明天”的故事,但还是有多少赌徒想着“再搏一把”就收手,可不等到把老婆孩子挫堆儿卖了不算完;多少人想戒烟想了一辈子,一直到拿到医院诊断证明书的那一天;多少人明知道自己手上的“资产”是废纸,但还是觉得总会有人接手;多少人知道房价不可能涨起没完,还是想着“没这么背吧,偏偏轮到我?”……

再往广了想,难道非得搞得大萧条了、失业工人游行了,才知道以前花超了?非得攒到2万亿美元了才发现,人家只不过给你印了一堆“大号邮票”,而且还在印?其实大家都早就知道,可还是这么做了。但曾志伟不是说了么,“出来混,迟早要还的。”(《无间道》)

第三个套儿,麦老可能不是有意的,更不愿意承认。因为他认罪了才不用审的,因为他还说了,“我的证券经纪业务是合法的,我的家小不知情。”——这句话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不是真的了。

麦老的三个套儿,第一个圈牢了几千人,解套希望不大;第二个他已经自己套在脖子上,监狱里来一回“躲猫猫”或者自己踹了凳子都有可能;第三个,也套着,只不过还没收口,但也不远了。

不是同情,但总觉得,麦道夫,挺悲的一个人。他肯定想说,“我容易吗?”

推荐 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