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李增新 > 多伦多初印象

多伦多初印象

多伦多初印象

第一印象,多伦多很干净,人少。不过,本地人介绍,总计500万人口的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和金融中心,平日非常拥挤,这次只是因为G20峰会,不少人休年假“避会”才如此冷清。

加拿大政府对峰会十分重视,媒体报道仅安保措施的花费就达10亿加元,当然这也引起不小抗议。匹兹堡峰会的花费才1800万美元;伦敦峰会是5000人,匹兹堡峰会的保安人数是4000人,加拿大1.9万人......

在国际媒体中心,其中一个大约300米的区域专门划出来,设立一个含有加拿大自主知识产权的4D影院,一个电子游戏整合视频电话会议的大屏幕(两名工作人员在那里站着“踢”了一天FIFA2010,辛苦啊),一个椭圆形吧台,提供免费点心和酒水,一个巨大屏幕播放加拿大风景片,宣传旅游,一小片长椅休闲。我打听了一下主办方,不算企业捐助的4D影院(很小,容纳30人),21日至28日八天的费用是190万加元!

在我住的Neill-Wycik Summer Hostel,前台接待抓紧推销:“多伦多塔,只有今天能去看,明天G20峰会就把它封了,一直到开完。”

这么兴师动众,当然引起一些市民抗议。G20峰会还没开幕,所以在Queen's Park的游行只有那么一小撮。另一种方式是调侃:在Younge街上,Ryerson University出校门一拐弯,就有一家脱衣舞酒吧,门口,高悬的枫叶旗下写着:“忘了G8!G20首脑在我们的贵宾室里达成世界和平!”

个人感觉,多伦多峰会与去年9月的匹兹堡峰会相比,热度下降一些。匹兹堡峰会召开前两周,酒店、青年旅社爆满,最后我只能在距离会场一个多小时的一家郊外旅馆住下,在那还遇见了好几家中文媒体的记者。这次在多伦多,预订旅店容易得多。当然,这也可能是多伦多本身是更大的一座城市--区域人口是2:1(500万对250万),市区人口是8:1(250万对31万)。不过,危急中开会的热度高于以后的分赃或担债,也有合理性。

6月15日,当我在加拿大驻华盛顿使馆递上申请材料时,心里还十分忐忑,英联邦国家的办事效率众人皆知,就怕错过峰会。

“你应该早就申请,而其应该在北京申请,你需要等10个工作日,可能会错过峰会。我尽力吧。回去等通知。”一位女签证官隔着防弹玻璃对我说。这就意味着我拿到签证的时候,20国首脑们早就该访美的访美,该回家的回家了。

不过,隔了一天,我就接到邮件,签证办好了。我猜,那个使馆人员就是想吓唬我一下,或者让我心存感激。这之前,加拿大政府峰会组织方本来定于5月24日结束的媒体报明日,又推到了6月18日。我在想,18日才注册的,是不是也能赶上签证。大概也要受一次惊吓。

25日早,国际媒体中心“疑似”炸弹的一个没人理睬的书包,把防爆部队引来,清空了会场。虚惊一场。

不多说了,上图:

 


这是位于市中心的一家脱衣舞酒吧......

门口写着:忘了G8......G20领导人在我们的VIP房里达成世界和平

街道上行人不多

媒体中心门口的国旗
  

五星红旗迎风飘扬

一个灿烂,一个耍酷,负责保安的警察各个喜笑颜开,看来要比平时的工作轻松很多

 

推荐 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