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李增新 > 从G8首脑遛弯儿产生的瞎想

从G8首脑遛弯儿产生的瞎想

6月25日,G8峰会在安大略省北部小镇亨茨维尔的Deerhurst度假村举行,距离G20峰会主办地多伦多有三个小时车程。下午,我所在的多伦多媒体中心,大屏幕播放了20多分钟G8领导人在高尔夫球场上散步、畅谈的景象。为了给这九位(有巴罗佐)言无不尽的机会,就剥夺了我们窃听的机会——只有画面没有声音,成心的。

这几位全球最重要的领导人在两边全是绿草,有山(土包儿)有水的小径上边走边聊。前面五个在一起,空出几步距离,后面是四个。居后的一撮,最显眼的是奥巴马和默克尔,另外两人是萨科齐和哈珀(记不清了)。奥巴马和默克尔,20多分钟一直在聊,表情愉悦、灿烂的一塌糊涂,好像一对老夫妇在谈论调皮的孙儿又在学校闯了什么祸……

听不见,给人更多瞎想空间。我盯着大屏幕一个劲地想。我给他们设计的transcript如下:

奥:姐姐,您上礼拜在《华尔街日报》做的专访有点过了吧?(奥低声:保持微笑,看镜头)(详见http://online.wsj.com/article/SB10001424052748704629804575324913545117850.html?KEYWORDS=Angela+Merkel

默:不觉得,这事儿我正要找你好好谈谈。(默低声:我笑着呢,谁能裂你那么大嘴?)

奥:那你也不用把话说地那么死,又德国不能再刺激,又不打算转变增长方式,又不信财政刺激,不能这么唱反调啊?

默:我说的有错吗?希腊出事了吧,西班牙危了吧。就照我说的,我们的赤字已经创10年最高了,政府不勒腰带,老百姓不傻,今天就不敢花了,还消费个鬼?

奥:我说刺激那是对大家的,咱俩在电话里不都说好了吗?后来我放的风也是,“(咱们)总体目标一致,但有不同的手段(differentiated approach)……”

默:我觉得你说的还是太含糊,所以我就跟记者说更明白点:德国接着刺激,没门。您看看您那个刺激计划,买房子减税,刚到期,五月销量成啥样了?跟你直说,我从来不信那一套。之前我们搞那么大刺激,也算是给你面子。你们伯老爷说不会有通胀,你问问谁信啊?您是储备货币,您大不了一贬值,有人埋单。你们又不是没干过。我们呢?连马克都没了,你看看“猪们”把我们、把我连累的。

奥:那你也不用连增长方式转变也不干吧,我怎么说服别人啊?好歹也松松你的服务业,让我们进去一些。

默:提起来这个我更有气,从上往下数,你们后面这几家,哪个不是给你们生产,让你们消费的?再说,你不能把我们跟他们相提并论,我们扭曲什么了?我们有的可扭吗?你甭跟老萨一头儿,(使劲瞪老萨一眼),他除了跟他媳妇在海滩上晒太阳,就剩嫉妒我们了。但凡排在他们前面的,他没骂哪个?另外,你还玩阴的,08年你整西门子,去年搞戴姆勒。你什么意思?

奥:误会,绝对是误会。一个是他们事前也没打招呼,另一个最后不就罚点钱么,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。这样,明天G20,我再弱化弱化,你也收一收,咱们搞个模棱两可的就行了。

老萨:别扯了别扯了,到地方照相了。我最高我站中间,小奥你跟我个头差不多,站我旁边就行了。

奥(转向默):对了,还有一件事,老布雷顿里面份子和席子调一调的事,老大陆阻力太大,你们带个头行不?

默:看你表现吧。

正飞往多伦多的飞机上的另一国非G8代表:欧耶!Yes You Can!


谈正事呢,一边儿去
推荐 20